新闻|人物|感情|留学|雅思|考试|考研| 公务员|创业|就业|村官|娱乐|电影|旅游| 星座|文学|笑话|游戏|公益|工具

17岁男孩等待“换心” 百万网友“寻心”接力

时间:2015-01-08 21:39来源:未知 作者:齐鲁大学生网 本文已影响:
新华网沈阳1月7日电(记者 徐扬 孙仁斌)17岁,原本是如花绽放的年华,家住辽宁丹东的 男孩 刘小情却只能躺在重症监护室中,靠高级生命支持系统(ECMO)维持心脏的跳动,顽强地度过2015年新年。 刘小情是辽宁丹东东港长山镇窟窿山村的一名高二学
  

   新华网沈阳1月7日电(记者 徐扬 孙仁斌)17岁,原本是如花绽放的年华,家住辽宁丹东的男孩刘小情却只能躺在重症监护室中,靠高级生命支持系统(ECMO)维持心脏的跳动,顽强地度过2015年新年。

   刘小情是辽宁丹东东港长山镇窟窿山村的一名高二学生,因心脏衰竭,急需寻找供体“换心”。入院半个多月来,上百万网友、器官捐献组织和“当代雷锋”郭明义、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等一起为这个男孩寻找合适的心脏,在线上和线下发起一场“爱心接力”。

   人们祈祷,这个花季生命不要就此凋零;人们焦虑,去哪儿去找合适的“有心人”?

   生命有多强?快来救救这个靠“机器心脏”跳动的男孩

   去年11月初,刘小情患上了感冒。像往常一样,家里人给他吃药、打点滴,可是病情不但没有减轻,反而加重了。12月14日,刘小情从当地医院转入沈阳市的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检查结果是中末期心脏病导致的心脏功能衰竭,病情危重,直接住进了ICU(重症监护室)。

   “听到这个消息简直要昏过去了,孩子是全家人的希望,他要没了,真不知道以后我该怎么活下去。”刘小情的母亲姜丽眼泪都要哭干了。

   刘小情的父亲刘广文说,小情9岁时在学校体检查出心脏不好,但因为没有明显症状,家人并没有太放在心上,这次突然发病,一家人感觉难以接受。

   从12月14日入院至今,重症监护室一道铁门把刘小情和家人分隔开来。“得跟大夫反复商议,隔一两天能进去看孩子一眼。一次也就几分钟时间。他现在上了呼吸机,不能说话,只能拿笔在纸上写,他现在的心愿就是早点出院,想寒假去旅游……”姜丽说。

   为了多看孩子几眼,姜丽和丈夫日夜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外,大夫、护士进出病房开关门时,他们就凑过去看看。“昨天门开了三次,我们看了三眼。”姜丽说。

   据小情的主治医生张光伟介绍,中末期心脏病的病情发展十分迅速,入院第二天,刘小情出现心脏停跳,医院立即进行抢救,“虽然暂时抢救过来,但患者的心脏衰竭很难维持生命,必须上一种高级生命支持系统ECMO来帮助心脏工作。”

   张光伟表示,目前最急需的是帮助刘小情找到合适的心脏,“我们院方已经通过辽宁省红十字会寻找器官捐献者,但一直没有找到。目前,国内主要心脏供体就是脑死亡患者,供体十分稀缺。希望借助新闻媒体帮助寻找。”

   妈妈愿意换心给儿子 草根大V接力发起“爱心接力

   “如果能移植,我愿意用我的心脏来换我儿子的命。”姜丽说。

   刘小情的姐姐把他的病情发在了微博上求助。这条微博引起了辽宁省人体器官捐献者联盟志愿者杨东文的注意。在核实了微博的真实性后,他转发了这条微博,并号召网友一起转发,帮助刘小情寻找供体。

   “生命不能等待,一次转发就是一份希望,期待奇迹出现。”杨东文在微博中写道。

   随后,“当代雷锋”郭明义等大V也纷纷转发了这一消息。十多天的时间里,这条微博点击、转发超过百万次,形成了一场传递爱的浪潮。

   一位广东网友看到这条微博后,与杨东文取得联系,提供了一个器官捐献的线索。但由于血型不匹配,没有成功。

   刚刚经历车祸丧子之痛的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得知刘小情的病情后,感同身受,特意为刘小情写了这样一首诗:“人生犹如一只帆船,要接受风和浪的挑战。 只要你坚强挺住,自会越过艰难。心中有永远的希望,意志要经得住不断磨炼,待到浪静风平,自然到达理想的彼岸。”他希望刘小情能够坚定信心,战胜病魔。

   39万医药费压垮农村家庭 期待奇迹不离不弃

   “孩子很文静、爱干净,在学校从来不惹事。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我带他到丹东的大鹿岛风景区去玩一趟。我总说家里农活多,走不开。”说到这里,姜丽的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

   刘广文说,从孩子住院以来,每天数万元的住院费让这个农村家庭雪上加霜。刘广文是当地一家加油站的临时工,妻子一个人耕种了16亩水田,每年全家只有不到4万元的收入。女儿大学刚毕业,收入杯水车薪。截至记者发稿时,刘广文已支付医药费近39万元。

   “为了给孩子看病,亲戚朋友都借遍了,现在外债已经几十万,明天又该交医药费了,现在手里一分钱都没有,不知道该怎么办。”刘广文脑袋耷拉着,满眼迷茫。

   据张光伟介绍,现在心脏移植手术的费用大概20万至30万元,后续的免疫排斥等维持性药物每年也要4万元左右。

   “这孩子的生命力挺顽强的,医生预言可能连元旦都挺不过去,现在他还在坚持。”刘广文总感觉奇迹会发生。

   尽管已经过了心脏移植的最佳时间,尽管还没有配型成功的消息,但刘文广和姜丽并没有放弃,他们依旧睡在医院ICU病房外的大厅里,等待着寻找配型心脏的消息,期待着儿子能平安地从重症监护室里走出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网站赞助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