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人物|感情|留学|雅思|考试|考研| 公务员|创业|就业|村官|娱乐|电影|旅游| 星座|文学|笑话|游戏|公益|工具

老鼠的诉求

时间:2009-07-30 18:01来源: 作者: 本文已影响:
东风万里彩旗飘飘,鼠类形势一片大好。我们鼠辈,一直以来,都是夹着尾巴做鼠、提心吊胆过日子。通过我的观察与预测,形势正朝着有利于我们的方面发展啦。 回首过去的岁月,真是满眼荒唐事、一把辛酸泪呀。我们的天敌是猫,不管是白猫还是黑猫,逮到我们都不
  

  东风万里彩旗飘飘,鼠类形势一片大好。我们鼠辈,一直以来,都是夹着尾巴做鼠、提心吊胆过日子。通过我的观察与预测,形势正朝着有利于我们的方面发展啦。
  回首过去的岁月,真是满眼荒唐事、一把辛酸泪呀。我们的天敌是猫,不管是白猫还是黑猫,逮到我们都不妙。所以,不管是白猫还是黑猫,我们都被他们害苦了。记得当年人类把我们列入“四害”之列,使我们受到了有史以来比较大的一次重创。可我们是“头如韭菜,割了还生”。经过多年的休养生息,我们慢慢恢复了元气。现在是猫心不古啦,人们把猫惯成了宠物,吃喝拉撒都有大小姐们、公子哥儿们看管着,他们不管是白猫还是黑猫全都失去了吃鼠的野性。即使有个别的猫还那么痴心不改,那也没甚可怕,花点钱置办点猫喜欢吃的荤腥类食物,还有什么搞不定啊?猫类是败下阵来啦,可恶的是人们放着那老虎大象不捕,专拣我们这些小不点儿欺侮,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欺软怕硬、什么叫拣了芝麻丢了西瓜。那人类真的就那么不好惹吗?非得要用老鼠夹子、老鼠药来治死我们吗?我看未必。嘻嘻,老鼠夹慢慢的全部不存在啦,老鼠药的药效也是日渐不行啦。假药横行已非一日,工商部门也无计可施了,法不责众嘛,都制假售假,你去制裁谁呀?再者说了,现在有许多关系到人类自身生死的假药都在坑人害人,也无法清查到底,谁还去管那微不足道的小小鼠药啊!这样说吧,我们能长期坚持,猫抓不尽,药而不死,甚至还能猫鼠结盟,真是托现在改革开放在过沟爬坎的福呀!这个时期,可钻的空子多了,我们鼠辈别的本事没有,钻空子可是我们的拿手好戏,你没听说过“老鼠生儿会打洞”的名言吗?世上本没有洞,因为钻的鼠多了,也就自然钻出了洞。我们不仅能在没有空子的地方钻出空子来,而且还能叫你看不到。为什么看不到?藏在底下搞地下活动呗!
  有件事打死我我还是想不通。前些日子,有个大学生似乎是个书呆子,学得有点痴迷了,竟然拿大黑熊开涮,把硫酸泼进了熊的身体,来看看大笨熊究竟聪明与否。这下可不得了,引起全国轰动,这大学生被拘,后又放了,但学恐怕暂时不上了。拿我们这些动物来做实验有什么错啊,我们动不动就上了实验室,把小命献给了人类的科学事业。我们连命都搭上了,却没人说要保护我们。而大黑熊只是伤了一点就那么沸沸扬扬闹将起来。还有人说那位大学生残忍、狠毒,缺少人文精神和爱心。这真让是我们笑掉了大牙。我们跟熊一样,都是地球的子孙,应该和熊一样的具有生存权吧?不然还讲什么生态平衡。可据可靠资料,我们的老祖宗在宋代就被人炒着吃了。大诗人苏东坡寄居海南时就吃过。现在,我们的肉还是一些地方的美味佳肴。幸亏好多人嫌弃我们而不吃,否则就更麻烦了。让我们求得一点心理平衡的是那些最倒霉的猪牛羊鸡鹅鸭等,它们的悲剧天天都是在大面积地上演着。这样一比较起来,泼点硫酸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么多年来,我们过的是什么日子啊?我们不仅肉体受到伤害,甚至被生吞活剥,而且我们的心灵上也受到了无法弥补的损害。什么话难听就说我们什么,像“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之类的话,我一听头皮都发麻。这我就糊涂了,我们鼠辈招谁惹谁了,竟然搞株连、杀无奢。还有什么“胆小如鼠”,这还不都是你们给逼的,见到我们就那么声色俱厉、耀武扬威、棍棒伺候,我们能不胆小吗?更可气的是什么“贼眉鼠眼”,把我们与贼相提并论,这简直是污蔑,我们保留起诉权。同时我们还要在时机成熟之时起诉人类侵犯了我们的名誉权,你看那播得特红火的《猫与老鼠》,居然把我们和猫放到一起,还把我们的名字放到了猫的后面,这征得我们的同意了吗?对,要索赔名誉损失费。
  鼠友们,光明在黑洞中游荡,曙光就在洞外,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一定能够冲出洞外,去享受白昼的光明。但愿到那时,我们都能昂首挺胸,别再让人说贼眉鼠眼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网站赞助
推荐内容
  • 老夫少妻

    昨天清晨刚开店门,就进来一男两女,从穿着上看挺有钱,是每家店铺都喜欢接待的那种顾...

  • 按摩

    县工商局的王主任,这几天一直沉浸于前几天在发廊阿春小姐给他按摩的兴奋中。 王主任...

  • 老鼠的诉求

    东风万里彩旗飘飘,鼠类形势一片大好。我们鼠辈,一直以来,都是夹着尾巴做鼠、提心吊...

  • “卡女”

    小伙子交际甚广,常出差公干。业余热衷于收集各种票证,故人称之为票男。女孩是位白领...

  • 笑 柄

    村中上了年纪的人至今还拿我曾祖父当他们茶余饭后的笑柄。这些老人记得我曾祖父那间药...

  • 翻译人脑

    经过长期的艰苦卓绝的努力,我终于成功地研究出翻译人脑的仪器。只要在颅骨上凿一个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