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人物|感情|留学|雅思|考试|考研| 公务员|创业|就业|村官|娱乐|电影|旅游| 星座|文学|笑话|游戏|公益|工具

广东“攀登计划”助推高校学子成创新创业生力军

时间:2019-12-26 11:38来源:未知 作者:齐鲁大学生网 本文已影响:
  

“项目留在手里一文不值,只有让它根植于大地、服务于社会才能绽放光芒。”当过校学生会主席、做过世界500强企业实习生的黎广炽,2018年毕业后,选择到云南省玉溪市开展扶贫攻坚工作。“我希望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去一点点改变贫困地区的面貌”。黎广炽是千千万万“攀登计划”参与者中的一员,他们把科技创新的价值运用到基层服务中去。

过去5年,团广东省委累计投入1亿元专项资金,积极构建创新人才培养链条的前端——“攀登计划”,资助5000个大学生科技创新团队在“三下乡”“西部计划”“乡村教师计划”等各类社会服务中作出贡献。从2020年起,“攀登计划”预算还将增加到5年1.5亿元,更加充分调动青年大学生投身科技创新的积极性,释放青年创新的“广东力量”。

财政“小投入”撬动高校与社会“大投入”

2015年,为了激励青年大学生成长为创新创业的生力军,“攀登计划”广东大学生科技创新能力提升行动应运而生。

这项计划实施5年来,财政每年安排2000万元资助广东省内1000个高校大学生团队开展科技创新项目研究,在南粤校园持续掀起了创新浪潮。“攀登计划”平均结项率超过90%;累计发表论文3261篇,论文发表率达108.7%;获得各类专利和著作授权1673项,专利和著作权拥有率达139.4%。

从2020年开始,“攀登计划”还将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对此,团广东省委书记池志雄表示:“我们将与全省高校共同努力,进一步厚植基础,锐意创新,不断激发双创潜力,努力培养一大批具有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大学生,为夯实创新强省的青年人才基础作出积极贡献。”

何为“攀登”?以财政的“小投入”撬动高校与社会的“大投入”。团广东省委学校部负责人透露,在省级攀登计划的引领下,以华南理工大学“百步梯攀登计划”、华南师范大学“金种子计划”、广东工业大学“攀登班”等项目为代表的一大批校级科技创新活动品牌迅速崛起。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攀登计划”坚持“竞争”与“分配”结合,申报项目类型分为自然科学类学术研究、哲学社会科学类和科技发明制作三大类,每个类别区分“重点项目”“一般项目”两个等级。由专家团队围绕科学性、先进性、创新性和应用前景等方面,确定资助项目和资金分配方案。通过“竞争”立项评比,重点保障985、211、“双一流”和广东高水平建设大学的学生创新团队,同时结合“分配”立项机制,充分调动粤东西北地方院校、民办和高职院校的积极性。

面临粤港澳大湾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双区驱动”重大历史机遇,深圳大学团委书记殷涛对“攀登计划”的未来充满信心:“学校团组织将充分发挥‘攀登计划’在支持大学生创新创业方面的能量源作用,不断输送矢志攀登梦想、满怀攀登勇气、具备攀登能力的青年先锋队。”

名家把脉问诊“挖”潜能

广东工业大学华立学院教师莫浩明在大学本科期间就显露出敏锐的科技嗅觉,他说:“‘挑战杯’和‘攀登计划’给了我实现创新想法的平台和机会。”于是,他瞄准半导体行业的发展,创办创新研发团队“MCU工作室”。

在莫浩明的科研起步阶段,“攀登计划”扮演了重要角色,“数万元的经费,解决了我们学生科研实验的后顾之忧。”这些年,从亲自上阵做项目到成为指导老师带团队,莫浩明及其团队申报“攀登计划”项目达13项,成员中获国家奖学金10人次,成立科技类企业4家。

“攀登计划”既是创新创业项目的孵化器,又是科技创新人才的育种箱。团广东省委组建了一个由300多名高水平专家学者组成的省级评委库,他们不仅负责项目检查和验收,还要全程对项目进行把脉问诊。

“在挑战的过程中,我不仅发现了新的解决方案,更重要的是发现了自己的潜能和方向。”广东工业大学学生何思丰告诉记者,他的团队获得第十五届“挑战杯”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全国特等奖。自从2016年被“攀登计划”重点立项后,何思丰便一头扎进电子精密制造装备及技术的相关研究中,参加国际学术会议、申请发明专利……通过实打实地参与科研创新,他明确了自己的发展方向。

据统计,“攀登计划”已结项项目的毕业生成员继续升学深造率达32.6%,约为广东省平均升学出国深造率的6倍。池志雄信心满满地说,从“攀登计划”走出来的大批青年创新人才,有希望成为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栋梁之才。

“1+2+3+N”打造创新链条

为加强人才培养与创新实践的联系,更好地推进创新成果转化,团广东省委探索形成“1+2+3+N”大学生创新创业人才培养体系。

“1”是指一系列引导和支持大学生创新创业的政策文件;“2”是打造“挑战杯”广东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和“挑战杯·创青春”广东大学生创业大赛两大创新创业竞赛平台;“3”是推动建立以“攀登计划”广东大学生科技创新培育专项资金为前端培育、以“展翅计划”广东大学生就业创业能力提升行动为中端实践、以“中国青创板”综合金融服务平台为后端孵化的三大平台;“N”是指推动开展包括“攀登大讲堂”“青创空间”“青创100”等N个服务大学生创新创业的工作项目。

受益于“攀登计划”和“1+2+3+N”体系,广州五六点教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浩兵说,第一次创业时,他带领团队创建了大学生与中学生交流平台,3年间组织了100多场活动。第二次和第三次创业,他们分别尝试建设校园社交软件和家教平台,虽然都以失败告终,但团队并没有因此分散,而是极大地提高了凝聚力。2014年,经过调研确立了创办现代化托管机构的方向后,王浩兵的创新思路逐步得以实践,并获得2016年全国大学生创业项目“创青春”大赛金奖、2018年第四届中国“互联网+”创新创业大赛国赛金奖……目前,其创业公司估值8000万元,全国运营分校达到158家。

“1+2+3+N”以系统化思维,有针对性地构建起“前端培育、中端实践、后端孵化”的青年大学生创新创业完整链条。“攀登计划”作为前端,坚持绩效管理,给项目结项列出详细的“绩效清单”,包括在核心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获得专利授权、参加省级以上科创大赛获奖等。以优中选优、严进严出的原则,不断向中端、后端的系列竞赛与创新创业实践输出优秀项目,尤其是积极与“中国青创板”综合金融服务平台、“青创空间”孵化中心等对接,实现“学校培育-竞赛提升-落地孵化-推介成长”的链条式服务。

“攀登计划”为超过10万名广东大学生插上了科技创新的翅膀,致力于攀登创新高峰的青年学子越来越多,这也对该计划本身提出了更高要求。为贯彻落实中央、广东省委关于青年创新人才培养的决策部署,进一步为各类青年人才提供更大平台和更多机会,经过严格的审核评估,团广东省委和省财政厅联合发文,决定从2020年起“攀登计划”每年预算增加至3000万元。

为此,“攀登计划”将建立更加严格的资金使用标准和程序,修订《广东大学生科技创新培育专项资金管理办法》,并要求各高校以此为依据制定校级“资金管理办法”,确保资金的高效使用。

记者 林洁

(责编:何淼、熊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网站赞助
推荐内容